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小牛社区-大数据学习交流社区|大数据免费学习资源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1|回复: 0

酷骑倒闭298元押金没了,网友向7城工商部门发投诉,结果… ...

[复制链接]

129

主题

0

帖子

10

积分

吃土小白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连日来,南都记者采访因为共享单车企业倒闭造成困扰的人们——为共享单车企业工作的员工要“讨薪”、使用共享单车的消费者要“讨回押金”,而大多时候,这两个群体都失望而返,“不知道找谁”、“花那么多时间不值得”几乎是大部分人最终放弃维权的原因。


而在采访过程中,南都记者遇到一名“死磕型”的网友,互联网行业从业者张嘉裕,他为讨回公道,给7个不同城市的工商部门发去对酷骑单车的投诉。


就全国而言,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已经对小鸣单车发起公益诉讼,被称为“全国共享单车公益诉讼第一案”,获得中国消费者协会的声援支持。那么,公益诉讼是不是共享经济跨地域维权最好的“解药”呢?


本期,我们关注共享单车押金维权的跨地域困难和解决路径。



酷骑倒闭引发押金投诉不断。



298元押金难返
“死磕”7个工商部门


去年8月,张嘉裕发现自己此前花了298元注册的酷骑单车已经无法退押金,酷骑官方的电话也无法打通,眼见网上遭遇同样困难的网友铺天盖地,“我希望退款、退一赔三、以及酷骑公司改善服务,这件事情影响面太广了”,基于这些想法,他开始向工商部门投诉。


张嘉裕先后向广州、北京、沈阳、西安、合肥、南昌、郑州7个城市发去投诉,与此同时在网上发起了一份收集消费者押金难退的问卷,去年8月26日他获得酷骑公司返还的298元押金。不过,那些工商部门的答复却姗姗来迟,从去年9月到12月他陆续收到了相关回复。




张嘉裕向广州天河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投诉酷骑公司虚假宣传获得的回复。



“我认为向具有执法权力的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或工商局投诉反馈会更加有效”,尽管也曾向深圳消协投诉,但将维权的火力聚焦在“有执法权力的”工商部门,才是张嘉裕的逻辑所在。


最终得到什么回复呢?


根据张嘉裕提供的材料和相关信息截屏显示,广州天河区市场质监局的回复文件称“押金已退”、“未发现酷骑广州公司在相关的地址经营”、“已将酷骑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并向社会公示”。


北京下辖区级工商部门回复“收到退款”和“未收到退款”两种答案。如果未收到退款,按相关条例要对此终止调解,并建议向法院起诉。

西安下辖区级工商部门的回应也基本是“终止调解”和“向法院起诉”。


沈阳、合肥、郑州下辖区级相关工商部门回复,消费者应该找北京的监管部门,因为酷骑总部在北京。


尽管298元的押金已经退回来,但这次向7个工商部门讨公道的经历,张嘉裕并不满意,截至去年底他收到最后一份回应,“以不受理或调解失败等结果告终,没有得到‘对共享单车押金退款超过承诺时效一事对企业另行立案处理’的答复”。



张嘉裕向西安工商局高新分局投诉酷骑西安分公司获得的回复。




张嘉裕向合肥工商部门投诉酷骑公司获得的回复。




张嘉裕向沈阳工商部门投诉酷骑公司获得的回复。



共享单车押金维权困境:
违规成本太低?维权成本过高?


“如果《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中关于另行立案调查的规定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关于退一赔三的惩罚都极少获得实践的话,那作为违法的企业自然也不会感到被投诉的风险及压力,违法成本也不高,”张嘉裕说。


而对普通市民来说,要讨回300元押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由于押金数额不大,一般的消费者可能网上吐吐槽就算了,有些则会向消委会或工商部门投诉,但都难以有效解决问题。走诉讼的程序,又面临耗时长、成本重、程序多、地域广等问题,也不是普通消费者可以驾驭的”,从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律师练情情的这段讲述,不难看出普通个体要对此维权,成本实在高。


南都记者在采访中遇到与共享单车企业倒闭相关的利益受损者维权,去过以下几个部门:被拖欠薪水的员工去区级劳动局交材料投诉、普通的消费者打电话去消委会这样的社会组织投诉、以及像张嘉裕这样的“资深”维权者去找工商部门投诉。而更多的受访者表示,“不知道该找谁。”


从张嘉裕此前通过番茄表单收集的一份关于酷骑单车1800多名消费者投诉返还押金的统计留下的印象看,他说,“许多人认为,面对失信企业,维权变成了一个专业、费时费力的事情。”


张嘉裕认为,随着移动互联网、共享经济的发展,跨地域企业将越来越多,传统固化的属地思维将让监管、维权都难以有效进行。而他自己实战维权时收到各地工商部门“找北京”的回复,就已说明跨地域维权确实挺难


跨地域维权
公益诉讼“最省力”?


广东省消委会对小鸣单车的起诉,是全国首个针对共享单车的公益诉讼。公益诉讼会否成为共享经济的新常态?


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律师练情情分析,以共享单车押金难退为例,有三种诉讼途径:一是单独诉讼,单个用户起诉因押金往往只有几十至几百元,单个用户起诉,显然成本过重。二是共同诉讼,推选代表人,但诉讼程序麻烦,并不适合有成千上万个共享单车用户的小额维权。三是公益诉讼“目前看来,公益诉讼是最佳途径,成本最低,最有可行性,而消委会应该是最恰当的公益诉讼主体”,她说。


练情情说,近年来,无论是民事公益诉讼还是行政公益诉讼都不断涌现,公益诉讼维权的领域也在不断拓宽,比如元旦后江苏省消委会诉百度违法获取消费者个人信息的案件就非常值得关注。


而广东保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公益律师廖建勋也认为,对共享单车押金难退这类案子,个体维权成本太大,建议各地消费者协会主动站出来进行公益诉讼,这样也会更高效地利用司法资源为消费者维权。


推广“互联网法院”
小额诉讼仲裁更方便


在个体如何维权的问题上,张嘉裕提到,可以参考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做法,他建议应该简化小额消费诉讼的程序、大力推行网上立案。


练情情分析,去年实施的《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确是现有司法体制下司法+互联网的一项制度创新。不过,互联网的特征是没有地域限制,但法院的管辖权,无论是地域管辖,还是级别管辖,法律都有严格的规定,互联网法院目前来看也还没有办法突破管辖权的限制。


她建议,对于数量众多的小额诉讼,尤其是在互联网金融、互联网购物等领域,由于仲裁不受被申请人地域限制,可以通过事先约定仲裁条款的方式,通过仲裁来快速解决纠纷。


对于规范监管共享经济的主体,张嘉裕建议成立跨部门的委员会,以降低部门之间互相踢皮球的情况。而对共享经济中存在的失信问题,张嘉裕建议,联合工商、消协、银行、移动支付机构等多方,从而完善全国性的信用黑名单(包括但不限于企业及企业主要负责人)及口碑评价制度,加重失信方因违规受到的惩罚。


统筹:南都记者 张艳芬
采写:见习记者 徐劲聪 拱千舒 李鑫 何玉帅 记者 王道斌

* 公众号如需转载南都君原创内容,请后台联系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南都君特选(戳下方标题)深圳女律师摊上大事!玛丽苏“炫富”遭群嘲,涉嫌虚假宣传被调查



“要活的还是死的?”疑捡狗女子索酬金未果,6楼扔下小狗摔死


第一批80后已经被00后气死!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












希望相关部门简化消费者维权流程,更好保护消费者权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